行动起来,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—— 代表委员、专家学者关注未成年人眼健康

2020-06-08 浏览:8167

来源:光明日报

  受疫情影响,全国约两亿儿童青少年延期开学,纷纷开启“网课模式”。这也意味着早在开学季前,学生群体的用眼高峰就已提前到来——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,这无疑是对眼健康的巨大挑战。

  事实上,中国儿童青少年的眼健康问题已不容小觑。国家卫健委公布的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调查结果显示,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已超过50%;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报告显示,目前我国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首位。

  儿童青少年如何科学安全用眼,预防近视?公众对视觉健康的认知有哪些误区?保障青少年视力健康,怎样形成合力?记者邀请全国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同有关专家对此进行解答。

  近视率高、低龄化,是何原因

  小小的个头,背着大大的书包,稚嫩的脸庞上架着一副摇摇欲坠的厚眼镜。世卫组织研究报告显示,我国青少年近视率高居世界第一,其中小学生的近视率接近40%。是什么造成了如此严峻的青少年眼健康问题?

  全国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专家宣讲团团长、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院长瞿佳介绍,近年来研究发现,儿童青少年近视的主要成因有两个:一是户外活动时间越来越少,70%的儿童青少年每天户外活动时间不足两小时;二是近距离用眼的时间和强度不断加大,近距离用眼的年龄逐年降低。例如,幼龄儿童过早开始早教,幼儿园教育“小学化”,低龄儿童长时间接触手机、电视等电子产品,中小学生学业负担重等,均导致孩子近距长时间用眼情况加剧,对眼睛正常发育造成压力,从而诱导近视形成。

  “另外,缺乏科学用眼习惯也加剧了这一现象。例如读写姿势不正确、不认真做眼保健操,总熬夜、爱吃甜食、不注重用眼劳逸结合等。当然电子产品的普及应用,也使得青少年近视问题愈加严重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辽宁何氏眼科医院院长何伟补充。

 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眼科中心副主任洪晶也指出,儿童阶段是视功能快速发育时期,在这个过程中,保持科学用眼,保持合理的发展发育速度是非常关键的。这就要求儿童在该过程中务必要保证充足的户外暴露,减少近距离用眼,减少电子产品的应用或者减少弹钢琴等强对比度刺激。

  在影响儿童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同时,近视问题对于社会和行业的影响也不容小觑。长此以往,未来学习飞行技术、航海技术、消防工程等对视力有明确要求的专业、从事相关职业的人会越来越少,甚至会面临“后继无人”的窘境。

  公众视觉健康知识亟待普及

  儿童青少年近视率居高不下,公众对视觉健康知识却极度缺乏。

  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、北京大学教授李玲在《“小眼镜”为什么那么多》一文中提到部分家长科学用眼观念的落后:在晃动的车上看书、看手机和视屏是非常伤害眼睛的,但许多孩子和家长不以为意,社会舆论往往还认为这是爱学习的表现。“不能输在起跑线上”的早教,使得孩子们早早地用眼,有些家长浑然不知荧光将对孩子的视力造成不可逆的损害。

  而一旦孩子出现近视的症状后,有关“康复、恢复、降低度数、近视克星”等的夸大宣传又会吸引家长“病急乱投医”。

  “家长大部分是有强烈的控制近视的愿望,但缺乏的是专业的认知、知识和方式。因此,提高家长的专业知识和认识是儿童近视防控中最可持续的方式。”洪晶说。

  洪晶表示,学龄期是儿童屈光状态发育的关键,除了眼保健操是缓解视疲劳的一个方式之外,预防近视更需要持续的健康用眼,比如保持正确的读写姿势、持续时间不能过长,每天保证两小时以上的户外活动暴露等。

  “有一则新闻,让我很痛心,是一名哈尔滨10岁的小姑娘,由于没接受科学的诊治,佩戴两年降度镜后,度数不降反增,并伴有严重的视功能障碍。”何伟说,临床接诊中此类案例不在少数,“所以我一直强调,最好的‘眼药’是眼科知识,要从源头扼住近视这头‘猛兽’,关键在于对近视防控要有科学的认识和足够的重视”。

  何伟建议,要针对不同对象采用不同的方法科普近视防控教育。比如,面对中小学生时,寓教于乐的眼健康体验实践活动、有趣的知识问答往往接受度更高。对于家长,利用每学期家长开放日、家长会,对他们集中进行眼健康知识培训是切实可行的。同时,相关部门应利用网络推出眼健康科普教育网课,通过微博、微信等普及率高的平台定期推送用眼常识。

  近视防控,需多方形成合力

  儿童青少年近视是一个重大公共卫生问题,关系到国家和民族的未来,绝对不能被轻视。

  全社会都要行动起来,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,让他们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。2018年8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看到《中国学生近视高发亟待干预》一文后,作出重要指示,强调我国学生近视呈现高发、低龄化趋势,严重影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,这是一个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,必须高度重视,不能任其发展。

  随后,教育部、国家卫健委等八部门共同发布了《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》,明确指出家庭、学校、学生个人、医疗卫生机构以及有关部门等五个方面的各项责任。2019年7月,健康中国行动推进委员会印发的《健康中国行动(2019—2030年)》,明确到2022年和2030年,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力争每年降低0.5个百分点以上,新发近视率明显下降。

  “一方面,通过各方共同努力,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取得积极进展,另一方面,防控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,仍需要政府、学校、医疗机构、家庭和社会等各方面携手共同努力、共同行动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全国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专家宣讲团副团长毕宏生说。

  毕宏生已连续8年在全国两会上提出近视防控相关建议。今年,他继续建议构建国家、省、市、区(县)四级立体化和家—校—医—社四方网格化的防控体系。

  “建议按照青少年学生分布情况进行四级划片分区,设计青少年近视防控公益服务项目包,为每个中小学生提供每学年两次的视力筛查和指导;面向全社会的眼科技术机构公开采购,承担青少年近视防控任务。遴选眼科与视光专业技术机构按照中小学生眼健康检查计划,负责对所在网格区域的中小学校学生开展眼健康检查、配合建立视觉健康档案、视力健康早期干预和眼病及时治疗等工作。”毕宏生说,要通过立体化、网格化的管理体系,做到近视防控工作无死角。

  毕宏生同时建议,明确家、校、医、社四方的防控责任。家庭层面,提高家长对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的关注度和认知水平,合理引导儿童青少年健康用眼。学校层面,要严格按照学校卫生各项标准,落实教室采光和照明卫生新标准中的各项要求,同时严格禁止将手机带入课堂、保证每天上下午各10分钟眼保健操时间及校户外活动时间等。医疗机构层面,不仅要搭建针对儿童青少年的“生命全周期眼保健系统”,全程实时监控青少年视觉健康状况并给予及时干预,还要制定科学、合理、可行的近视防控标准;社会层面,要采取多种方式,广泛开展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社会宣教。